当前位置:主页 > 豪彩娱乐 >
豪彩娱乐

寨人都汇齐到了龙家大寨门口飞龙战士们站在最

来源:豪彩娱乐|豪彩娱乐平台|豪彩官网 发布时间:2018-08-03
内容摘要:老常说了句玩笑话,又用眼角斜眼着龙大当家,小露得意、小露狡黠、小露色眯眯地道:回家是来不及了,那十三朵盆栽的花
 老常说了句玩笑话,又用眼角斜眼着龙大当家,小露得意、小露狡黠、小露色眯眯地道:“回家是来不及了,那十三朵盆栽的花儿,一时半晌的也渴不死,真要渴死了,我再
 
买几朵就是了,买花儿的这钱就不用你出了。但是……”
 
    老常端起杯来抿了口茶,慢吞吞的模样,一点都不像出了事的是他:“长安那边交货的时辰可不好耽误。人无信不立,跟人家说好了交货的时间,这要是迟了,以后再想取信
 
于人就难了,说不得,你给我保质何量地补足了货,还得再给我按时运到关内道才成,我那边有人接货,哪怕货晚上几天到,他们星夜兼程运往长安,也还来得及。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道:“常爷放心,我龙傲天做事的风格,你该清楚!”
 
    老常用眼角扫着龙傲天,伸出兰花指点了点:“我老常就喜欢你这样的汉子!”
 
    常舒欣站起身,道:“这次,我就不跟车走啦,罗霸道既然盯上了你,我跟车而行,那不是自己找死么,我去马邑州盘桓几日,等你消息。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也起身道:“何不就住在寨子上?”
 
    常舒欣笑眯眯地道:“亲兄弟,明算账!我要住在这里,那就欠了你人情,生意,就不好谈啦!”
 
    常舒欣拿起他的海龙皮帽子,轻轻一掸,往头上一扣,潇潇洒洒地道:“甭送啦,你知道我不讲究这些繁文褥节的。”
 
    常舒欣说罢,就摇摇摆摆地向外走去。他这边刚一出门,龙作作就从屏风后面闪了出来,气鼓鼓地道:“这个常叔叔也太不像话了,什么事儿都推到咱们头上。你看他轻松自
 
若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正呆看着常舒欣消失的方向,闻言叹了口气,道:“他轻松个屁!你以为,货不能按时到长安,他往咱们龙家一推就能了事?只损失一个名,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损
 
失。只是老常是做过大事的人,天塌下来当被子盖,心大而已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气鼓鼓地道:“那他还把一切损失都推给咱们?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转过身,看了女儿一眼,郑重地道:“不是推,而是就该咱们龙家负责。作作,爹老了,尤其这一双老寒腿,拖累人呐!以后龙家寨得你当家,有些事儿得弄个清楚
 
明白!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回到座位坐下,道:“咱们龙家凭啥在西北这么多皮货商里脱颖而出?就是当初立下了规矩,跟咱们做生意,在西北的一切安全咱们担了!皮货,咱们负责送到关内
 
,如有损失,咱们负责!”
 
    龙作作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 
    龙大当家语重心长地道:“所以当年只有七八个人、一年出不了一车皮货的龙家,现如今成了西北皮货行里执牛耳者!这次老常的货,本就该咱们护送,也是快过年了,又琢
 
磨着四大寇都在大震关打仗,无暇他顾,我才跟老常提了一嘴,叫他自己的人押的货,你说,这些事儿该不该咱们担着?”
 
    龙作作听了泄气地坐在椅子上,道:“可……七车上等皮货呢,咱们这损失……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道:“损失再大,根基在,就能活。要是伤了根基,哪怕暂时繁茂,也活不长久啦。别斤斤计较那些小事儿,我们眼下要考虑的是,如何尽快把货运去关内道。罗一
 
刀这个人,怎么就盯上咱们龙家了?我没得罪过他呀!”
 
    龙作作怒冲冲地道:“肯定是常舒欣故意推诿!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!老常这人我知道,为人四海,江湖的很!你别瞧他一脸油滑,那模样儿是爹娘给的。他这人,一是一,二是二,不打诳语。所以在长安道上,
 
才有他这么一号人物!我信他!”
 
    龙作作好看的眉蹙了起来:“那咋办,这明天就过年了,要不,先让大家伙儿过完年再安排商队出行?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苦笑一声,道:“现如今是能争一刻争一刻的当口儿,还能拖过过年?咱们龙家寨的年呐,甭跟外面一起过了,等商队平安回来再过吧,如果商队再出事,嘿!这年
 
也就甭过了……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摇了摇头,站起身:“我去点人,亲自带队,立刻就走。作作,你去备货!”
 
    龙作作吃了一惊,道:“爹,老不以筋骨为能啊!你都偌大年纪了,还逞什么英雄?我去!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不以为然:“你个女娃儿,撑得起场子?算了吧,还是爹去吧!”
 
    龙作作道:“爹一双老寒腿,这大雪寒风的,一旦上了路,还能做什么?女儿早晚要当这个家的,就让女儿去吧!”
 
    龙大当家犹豫地看着她:“要是啸啸……要是刘啸啸在,有他陪你,我还放心些,可你独自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眼中冒出怒火:“爹别提那个混蛋!龙家离了他,一样使得转!”
 
    龙作作也是说风就风、说雨就雨的性子,说罢这句话,就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:“爹,你点货去吧,我去选人,押货上路!”
 
 第142章 谁愿同行
 
    李鱼帮着众飞龙战士将一具具尸体抬下车,摆好,再把一个个伤员搀下车,心情也有些沉重起来。
 
    他看看院子里没什么事了,吁了口气,慢慢踱出大院儿。
 
    今日阳光依旧灿烂。西北的天空,晴朗的时候万里无云,一抬头,就是一片澄蓝澄蓝、无比悠远的天,让人的心境也会不觉为之开阔起来,但今天的李鱼却没有那样的心境。
 
    忽然,他看到一辆车子,车子明显很华丽,但车辕上有血迹,车棚上还插着两枝箭,一看那箭杆箭羽,就知道不是军中制式的,而是民间自制的弓箭。
 
    在那车子旁边站着一条大汉,那人要说个头儿,其实比李鱼高不了太多,但是极其壮硕魁梧,看起来气壮如山,似乎就比李鱼,也比其他任何人都要高上一头了。
 
    所谓气壮如山,放在这个人身上,真的不是一句泛泛的形容。如此寒冷的冬天,他竟打着赤膊,露在外面的肌肉黝黑结实,仿佛生铁铸就。他的一双脚板是赤裸地踩在冰雪的
 
地面上的,一双脚脏兮兮的,却沉稳而有力。
 
    这可是大冬天啊,李鱼穿得那么厚,再看看这个夏天装束的男人,心中的震撼实在难以言喻。
 
    他赤膊、光脚,一双拳头轻轻地握着,黑铁钵一般大。头发胡乱蓬松杂乱,可是露出的一双眼睛,却猛兽一般犀利、沉稳。
 
    这时,李鱼才注意到,他的双手腕上,居然拴着一条铁链,很粗的铁链。那铁链一看就是精铁打造,哪怕细如小指,一个成年力士也难挣开,而他手腕上的铁链却有鸡卵粗细
 
 
    他的足踝上也有铁链,同样是精铁打造,甚至要更粗一些,足踝部位已经磨出厚厚的老茧,那茧不是经历磨励细细养成的,所以显得甚是粗.硬,李鱼可以想像得出,他当初足
 
踝部位一次次磨烂,不等痊愈便再次磨烂,承受了多少痛苦。
 
    “这么冷的天……”
 
    一阵风来,李鱼打了个哆嗦,下意识地紧了紧衣裳,再看看那大汉的穿着,不禁有些同情。从这打扮,他就知道,这是一个奴隶,生杀予夺、毫无人权的奴隶,其人身权利比
 
牲畜也差不多。
 
    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,那大汉再结实,也不可能凭着强壮的体魄来抵御寒冷,李鱼注意到他的双脚又交换了一次,铁链太沉重,而且在脚上磨擦的已经圆润了,居然没发出一
 
点声音。
 
    铁无环再次挪换了一次双足,足下虽然已经磨出了硬硬的厚茧,但仍难抵御寒冷,虽然他已冻得双脚麻木,不至于冰痛无比,但仍觉十分难受。
 
    忽然,一个草垫子踢到了他的脚下,铁无环抬起头,就见一个穿着老羊皮袄,腰里插了把狭锋单刀的俊俏汉子,手里端着一个瓢,瓢里的水冒着热气,他一边吹着,一边小口
 
地抿着,似乎那草垫子是他不小心踢过来的。
 
    铁无环挪了一步,站到了草垫子上。草垫子是没有温度的,可他一站上去,就觉得一阵暖意涌来,同那冻得硬梆梆的地面相比,这草甸子显然要舒服很多。但他的脸色依旧一
 
片漠然。
 
    李鱼吹了吹瓢里的热水,作势抿了一口,左右看看,恰看到两个小孩子在大院儿门口放炮仗。
 
    院子里抬死人的场面,两个小孩子也看到了,但两个小孩子似乎已经习以为常,丝毫没有惊诧。
 
    “哎,你们两个,炮仗这么放,不响啊!”
 
    李鱼一副按捺不住的样子,左右一瞧,顺手把瓢递给了铁无环:“不要了,送你,瓢可得给我留下啊!”
 
    李鱼说完,把热水瓢往铁无环手里一塞,兴冲冲地就奔两个小孩子去了。
 
    铁无环端着热水瓢,望着李鱼离去的背影,眸中终于露出一丝暖意。
 
    李鱼走到两个小孩子身边,劈手从一个小孩子手中夺过了一个炮仗和点着的香。
 
    唐朝时候,过年放的大型爆竹还是真的竹,以火烧干竹,听它爆裂发声。不过在西北地区,亦有人别出心裁地弄出了用火药点燃的炮仗。
 
    其实春秋战国时期就有火药的使用,只是一直没有流行开来。后代可以找到的最早记载火药配方的书籍,是唐朝中期的一本书,而它的实际发明与应用,当然是早于这一时期
 
的。
 
    只不过此时的火药威力极小且不安全,完全无法用于军事或其他比较重要的民事用途。
 
    李鱼拿香点着了香捻子,引燃那只炮仗,对两个呆呆看着他的小孩子笑道:“看,这么放才够响亮!”
 
    这时的火药差劲儿,药捻子做的也不好,燃烧太慢,李鱼眼看那药捻子快烧到底了,才把炮仗往空中一丢。
 
    “来人,敲钟!”
 
    李鱼忽然听见龙作作的声音,下意识地便扭头望去,两个仰着脸儿的小孩子眼巴巴地看着那炮仗没听,翻滚着落下来……,掉进了李鱼的脖梗里。
 
    龙作作站在台阶上,凤目含煞,厉声吩咐。
 
    龙作作一声令下,马上就有寨上壮汉跑到一边大树下,敲起了挂在树上的那口钟。
 
    “当~~~,当~~~,当~~~”
 
    悠扬的钟声响起,“啪!”炮仗在李鱼脖梗子爆炸了,炸得李鱼眼前一黑。
 
    两个小孩子哈哈大笑,李鱼回头一瞪,两个小孩子立即捂着嘴巴一溜烟儿逃了。
 
    李鱼摸了摸脖梗子,一手的黑灰,好在没把皮肤崩破。
 
    常舒欣正在院子里探视他自己受伤的那些随从,死尸只能先搁在龙家寨了,活着的这些残兵败将,他得都带去马邑州,现在只能草草包扎一下,随便裹些枪棒伤药就行了。
 
    听到外面响起钟声,常舒欣不禁叹了口气,希望老龙这一遭能把皮货安全运到关内吧。长安道上对于皮货生意的竞争其实非常激烈,其他不如龙家显赫的皮货商人为了竞争,
 
都把利压得极低,这对他们的生意是一个大威胁。
 
    如果龙家这次的皮货不能及时出现在长安坊市上,将会产生一连串的不良反应,不仅龙家寨得元气大伤,从此沦为三流皮货商人,他在长安的利益,也将损失巨大。
 
    “当~~当~~~当~~~”
 
    随着钟声,全寨所有人都自发地拥向龙家大院。
 
    其实,这口钟固然是龙家寨召集全寨上下计议大事的号令,但钟声节奏不同,其实是有着不同含义的。像此刻两长一短的钟声,就是召唤龙家寨飞龙队成员的特有钟声,其他
 
人本不必理会的。
 
    可明天就是大年了啊,此时响起急召全寨飞龙队员的钟声,谁不紧张?
 
    何况,寨子里大部分的飞龙队员都是已经成亲了的,其中有些甚至有了孩子,或者妻子正有孕在身。他们被召集,他们的家眷能不担心?七百六十名飞龙队员,等于通过血缘
 
和姻缘与全寨所有人都扯了关系。
 
    所以,全寨的人都来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也提了剑,匆匆地赶来。她到龙家寨时日不长,还不了解这些规矩,但自有龙家的丫环告诉她。杨千叶一直苦寻纥干承基这位造反战友而不得,一听这是对全寨战士的
 
召唤,登时来了精神。
 
    她就不信,如果纥干承基果然与龙家关系密切,在龙家如此重要的时刻,他还不肯现身。
 
    全寨人都汇齐到了龙家大寨门口,飞龙战士们站在最前方,李鱼这厮原本毫无飞龙战士的觉悟,又或者是被炮仗震晕了,看到站在队伍当中的慕子颜和李宝文向他递眼色,这
 
才省悟过来,忙赶过去与他们站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各位!”
 
    等所有人到齐了,一直稳稳地站在台阶上的龙作作才说话。
 
    她知道,父亲直到此时还未出现,是对她的一个考量,这还是她第一次走出父亲的羽翼庇佑,承担关乎全寨命运的大事,龙大当家也想看看,他的女儿,够不够这个资格。
 
    龙作作提足了丹田气,朗声说道:“咱们龙家寨运往长安的货给人劫了。你们也该清楚,这批货能否运到长安,对咱们龙家寨意味着什么。现在,我需要一批人,由我亲自带
 
队,再往关中行,谁愿前往!”